聯系我們

  • 公司名稱: 中國物資再生協會貴金屬產業委員會
  • 地址: 北京市朝陽區四惠東龍源文化創意園4層C區
  • 電話: 010-56039012
微信公眾帳號微信公眾帳號

鉑金的市場新格局

               鉑金或有較大投資空間,如何應對貴金屬市場新格局?

                                                                                                                        中國黃金報 文/王蕭

       隨著新冠肺炎疫情的蔓延,全球金融市場面臨很大不確定性,同時貴金屬市場正處于一個新的歷史發展階段,吸引了全球投資者和消費者的關注。國際鉑金價格無論是今年3月份的558美元/盎司,還是如今調整至970美元/盎司左右,相比2008年的高點2800美元/盎司仍然處于低點。與此同時,鉑金需求卻在不斷上漲。今年上半年我國鉑金進口量大增,一度出現供不應求的現象,今年5月份我國鉑金進口40.4噸,比上年增加30%,再創新高。

       為搭建更大范圍的金融市場群體、資金與貴金屬投資市場的“橋梁”,讓貴金屬知識在泛財經領域普及推廣,凝聚中國金融市場與鉑金市場力量,推動鉑金市場更好、更快的發展。8月11日,由世界鉑金投資協會戰略支持,北京黃金經濟發展研究中心主辦、中國黃金報社承辦的貴金屬行業年度公益性活動喝彩“金”時代——百名財經記者鉑金培訓班在北京新云南皇冠假日酒店舉行,國內近60名財經記者參加了培訓。

       北京黃金經濟發展研究中心主任、中國黃金報社社長陶明浩,中國物資再生協會貴金屬產業委員會副會長邊疆,世界鉑金投資協會亞太區負責人鄧偉斌,等行業領導和專家出席培訓班并授課。

1622805717.jpg

陶明浩:我國鉑金投資市場基礎較弱,但前景美好!

“即便是相對貴金屬來說,鉑金的產量仍然很低,資源儲量稀缺。”培訓班上,陶明浩結合我國貴金屬產業發展現狀,為大家分析了國內鉑金投資市場的發展基礎與前景。他指出,2019年銀、金和鉑的開采量分別為26000多噸、3400多噸和187噸。“加上回收,鉑金一年的產量才250噸左右,全球鉑金資源的儲量大約只有7720噸。”

      在汽車領域,鉑金被廣泛應用到催化裝置中;在化工領域,鉑金應用于硝酸生產的歷史已經有一百多年;液晶玻璃是鉑金在玻璃領域最為密集的用途之一。陶明浩還特別提到了鉑金在生物醫學科學中的應用。他表示,由于鉑金具有較高的耐用性和導電性,允許電流通過,在金屬狀態下,鉑也具有生物相容性,這使得它成為導管、支架和起搏器等設備的理想材料。“鉑金在治療癌癥的化療中也起著核心作用。總的來說,在所有治療癌癥的藥物中,近50%使用了鉑金化療藥物。”

同時,陶明浩指出,我國的鉑金需求市場結構比例與世界不同。“歐洲、北美等西方地區,汽車尾氣催化劑為鉑金最大需求方,需求量達到40.9噸,其次為鉑金投資;我國由于鉑金投資推廣少、鉑金投資基礎不完善等多重因素,鉑金投資需求較少。排在第一位的是首飾需求,為34.8噸,汽車尾氣催化劑只有4.7噸。”究其原因,陶明浩認為,和黃金具有千百年來的歷史基礎不同,鉑金靠的更多是現代宣傳。隨著國際鉑金協會的推廣,鉑金定位于水,與鉆石鑲嵌,因潔白無瑕、永恒不變的形象寓意,成為婚飾的首選。

鄧偉斌:鉑金市場最新基本面及鉑金投資邏輯

       培訓班上,世界鉑金投資協會亞太區負責人鄧偉斌為記者學員們講解了鉑金市場的最新基本面及當前鉑金的投資邏輯。“中國是全球鉑金需求最大的一個國家,占了25%,整個歐洲也才26%。‘綠水青山就是金山銀山’,這句話如果沒有鉑金或者鉑族金屬的話,是很難實現的。鉑金對中國非常重要。”在鄧偉斌看來,鉑金至今仍然是被低估的貴金屬。

   “從最新的情況來看,鉑金同為貴金屬,受到了黃金的溢出效應影響,價格恢復到了疫情之前的位置,但這不是鉑金市場的終結,更可能是一個新的起點。”鄧偉斌認為,鈀金市場的持續性短缺會推動鉑金進入汽油車催化劑反向替代(部分)鈀金;歐盟的碳減排政策及對老款柴油車的治理方案有望提振鉑金需求;全球氫燃料電池車及氫能產業的蓬勃發展,也將為鉑金需求帶來新的、不可忽視的長期增長。

1925398301.jpg

邊疆:中國產業用鉑金需求與產融挑戰

      與此同時,鉑金領域的產業政策與產融挑戰依舊值得關注。中國物資再生協會貴金屬產業委員會秘書長邊疆坦言,當前中國鉑族金屬產業和市場發展仍然面臨稅收等政策制約、環境要求不合理等一系列問題,鉑族金屬產業鏈企業風險管控缺乏必要的金融工具等發展瓶頸。

      今年以來,全球經濟發展在新冠肺炎疫情的影響下劇烈動蕩,包括金、銀、鉑金在內的貴金屬產業也受到了嚴峻的考驗。邊疆指出,抗病毒藥品、熔噴布、溫度檢測光學材料等主要防疫物資生產都離不開鉑族金屬,疫情期間,為了保障這些極度匱乏的物資順利生產供應,很多相關企業提前復工復產。邊疆表示:“我國年礦產鉑族金屬遠不能滿足中國的需求,主要依靠進口。疫情期間,由于出口國停工停產,交通運輸受阻,鉑族金屬進口基本中斷,再加上我國鉑金儲備不足,企業供應受到了嚴重的影響。

      二次資源是我國鉑金來源的第二大來源,該領域受到稅收政策的制約,同時,有些環境政策也不夠合理、不夠科學。邊疆告訴大家,“疫情期間,提前復工復產的企業加班加點工作趕制制藥的催化劑,這些催化劑時效非常短,可能一兩周就會失效。如果按照環境政策內容去管理,它屬于危險廢棄物,必須經過各方面的審批流程,要經過少則兩三個月多則一年或更長的時間完成危險廢棄物的轉移,加上各省設置資源型危廢不許跨省轉移的障礙,使得從事貴金屬二次資源 的企業運營愈發艱難”。

       邊疆表示:“鉑族金屬是我們國家的戰略金屬,我們生活的方方面面、衣食住行都離不開鉑金,但國家相關部門卻沒有從戰略的角度認識它。”他號召在座的各位記者一起呼吁國家相關部門,更加重視鉑族產業的發展,充分認識到鉑族金屬對于我國國民經濟發展的重要作用,從稅收、從環境政策上加以扶持。

      論壇由中國黃金報社首席記者、珠寶傳媒中心采編部主任張偉超主持。來自新華社、經濟日報、工人日報、中國財經報、中國證券報等各類媒體機構的近60名財經記者參加了培訓。北京場為本次“喝彩‘金’時代”百名財經記者鉑金培訓班首場課程,接下來培訓班還將于8月25日和27日在上海、深圳兩地分別舉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