聯系我們

  • 公司名稱: 中國物資再生協會貴金屬產業委員會
  • 地址: 北京市朝陽區四惠東龍源文化創意園4層C區
  • 電話: 010-56039012
微信公眾帳號微信公眾帳號

鉑族金屬在后疫情時代的機遇在線沙龍舉辦

                   鉑族金屬在后疫情時代的機遇在線沙龍

       今年3月鉑族金屬行業經歷了空前的劇烈暴跌,鉑金跌破歷史最低位,銠金短時間內跌幅近70%,各國因疫情封閉關口,鉑族金屬進口受到嚴重制約,基本停頓,南非鉑族金屬礦山停產,疫情全球蔓延等一系列事件另從事鉑族金屬產業的企業感到茫然。后疫情時代,鉑族金屬產業的未來在何方?5月7日下午,中國物資再生協會貴金屬產業委員會和世界鉑金投資協會在線主辦了“危機下的鉑族金屬產業”沙龍活動。

       中國物資再生協會貴金屬產業委員會副會長兼秘書長邊疆、中國石化催化劑公司貴金屬分公司黨支部書記兼副總經理徐勁松、 LBMA亞洲區高級顧問東風杰(JeremyEast)、英國金屬聚焦公司董事尼克斯·卡瓦利斯(Nikos Kavalis )以及主持人世界鉑金投資協會亞太區負責人鄧偉斌,圍繞疫情對國內外鉑族金屬產業供需及國際市場的影響展開了一場多角度、全方位的交流盛宴。

建設戰略儲備完善市場發展

      今年以來,新冠疫情深刻影響著全球經濟發展,國際貴金屬價格呈現高位震蕩態勢,鉑金等國內貴金屬產業的發展也受到了嚴峻的考驗。邊疆指出,抗病毒藥品、熔噴布、溫度檢測光學材料等主要防疫物資生產都離不開鉑族貴金屬,疫情前期,為了保障這些極度匱乏的物資順利生產供應,相關貴金屬材料企業提前進行復工復產。全球疫情大規模發生后,鉑族金屬價格短時間內出現兩次恐慌性暴跌,讓這些復工復產的企業措手不及,損失慘重。

   “由于我國年礦產鉑族金屬僅3噸左右,遠不能滿足國內需求,主要靠進口,但在疫情影響下,出口國停工停產,交通運輸受阻,鉑族金屬進口基本中斷,國內供應受到了嚴重的影響,市場一度混亂,鈀金價格甚至出現了‘倒掛’現象。這個時期,庫存和再生貴金屬成為保障市場供應的重要補充,逐步平穩了市場供需緊張的形勢。”邊疆說。

       面對這樣的不利局面,邊疆建議,國家有關部門應重視鉑族等貴金屬產業的發展,充分認識到鉑族貴金屬對于我國國民經濟發展中的重要作用。同時,中國物資再生協會貴金屬產業委員會也組建了龐大的金融、法務、稅務方面的顧問團隊,著力解決產業發展面臨的一系列問題,與產業一起共克時艱、把握危機中的機遇。

      徐勁松也補充建議,“鉑族金屬是我國不可或缺的戰略資源,除了黃金、石油儲備外,鉑鈀銠等鉑族金屬也應該儲備一些,從而避免國外供給出現問題對國內產業造成的不利影響。”

      在沙龍活動中,徐勁松梳理了倫敦金屬交易所、蘇黎世黃金市場、俄羅斯期貨交易所、印度多邊商品交易所等國外主要貴金屬交易所和上海黃金交易所、上海期貨交易所等國內主要貴金屬交易所的特點。徐勁松指出,相比國外主要貴金屬交易市場,國內貴金屬交易市場中鉑族金屬交易產品較少,從現貨買賣、期貨交易到場外租賃,總體上交易品種、價格流動性、交易時間等方面存在較大的優化空間,而且在電子化物流網絡方面,海外市場擁有成熟的電子化貴金屬賬戶,可便捷地完成貴金屬權屬及實物轉移,國內貴金屬賬戶管理則正在建設和完善中。

       “無論買,還是賣,都受限于自身剛性需求,均缺乏選擇的時機,只能被動應對市場價格的變化,這為鉑族金屬產業企業帶來巨大的資產安全風險。”徐勁松說,國內工業企業交易鉑族金屬的主要方式為現貨買賣,一般是根據生產需要確定購銷,需要時從市場購入,不需要時從市場拋出。但是,從持有到售出,企業全程不具備價格風險應變能力,價格只決定于自身供需時點,被動應對;如果提前采購或延后賣出,企業則面臨諸多壓力,如持有成本、買賣時機、生產壓力、環保風險等。

        徐勁松建議,國內需要盡快建立更加完善的鉑族金屬交易市場,滿足實體企業的需求,使企業可以不同時間的買賣、租賃、期貨交易,來防范自身持有鉑族金屬的風險,降低成本,增強經營質量和效率。“國家有關部門應該借鑒國外市場經驗,開發更多符合市場需求的貴金屬交易中心和產品,通過制度法規的持續建設,利用新的科技手段,形成統一規范的市場網絡和全天候的服務體系。”他說。

危機中的鉑金機遇

      當前,前所未有的全球疫情,打亂了世界經濟、金融、社會等各個領域的發展節奏,深刻改變大宗商品、貴金屬的供需基本面。疫情發生前,世界鉑金投資協會預計2020年全球鉑金供求的基本面:全球總供應量252.5噸、總需求量248.8噸,然而疫情發生之后,全球鉑金的供求基本面發生了顯著變化。

      鄧偉斌指出,作為全球鉑金供應主體的南非礦山今年以來發生重大減產事件,一是英美鉑業轉爐工廠事故,可能減少15.6噸鉑金產量,二是因為疫情,南非礦山已封鎖5周,預計減產8噸鉑金產量,三,全球物流中斷、回收工廠停工預計在下半年影響鉑金的二級市場供應。在需求側,雖然出現了汽車需求的減少、首飾消費整體市場的疲軟的情況,但是疫情下強烈的避險需求,推動實物鉑金的投資需求大增。

       東風杰則表示,面對新冠肺炎疫情,蘇黎世等主要市場表現良好。盡管交易量一直很高,但交易和結算仍保持有序,沒有問題。然而,疫情對市場的供應鏈產生了重大影響,影響了主要的參與者,如銀行的資本風險,物流公司的空運延誤,煉油廠和生產商的人員隔離等等。疫情在市場之間造成了嚴重的混亂,預計這種混亂將在中期內繼續存在。同時,這些混亂也帶來了前所未有的新交易機會。

       尼克斯·卡瓦利斯也表示,全球鉑金供應量的80%來自施行禁閉措施的南非和津巴布韋。目前津巴布韋的運營已獲得特殊豁免政策,可以繼續生產,但由于其依賴于南非精煉廠,其產量仍將受限。另外,全球近一半的鉑金礦產量來自南非的勞動密集型生產線,這些地方的產量在禁閉期后仍會因為“復工距離協議”而受影響。

    “如果新冠疫情繼續惡化,較目前預期程度變得更加難以控制,汽車產業鉑族金屬需求可能會大幅下降。綜合來看,由于新冠疫情導致的供應中斷影響會大于首飾和汽車尾氣催化劑的需求下降。”尼克斯·卡瓦利斯認為,今年鉑金市場的市場供應盈余狀況將有所緩和。然而,持續性的市場盈余仍是鉑金價格上揚的主要抑制因素,而今年鉑金價格上漲的主要驅動力將是金價上漲的溢出效應。

      相比之下,新冠疫情對鈀金供應量影響較小,但卻使得汽車產業的鈀金需求量大幅下降,尼克斯·卡瓦利斯預計,今年鈀金的市場供應短缺敞口將縮小。不過,持續性的結構性短缺有可能支撐價格繼續走高。

      就國內鉑金市場表現而言,第一季度鉑金進口量大增,上海黃金交易所第一季度鉑金交割量大漲,鉑金現貨市場租借利率處于兩位數;進而推動鉑金現貨價格從600美元每盎司以下快速反彈至750美元上方,但目前依然比年初高位1000美元低25%。

    “短期謹慎樂觀,長期看好。”鄧偉斌認為,未來十年燃油車市場預計依然是主流市場,隨著全球尾氣排放政策趨嚴將支撐鉑族金屬的需求;鈀金市場的持續性短缺會推動鉑金進入汽油車催化劑反向替代(部分)鈀金;歐盟的碳減排政策及對老款柴油車的治理方案有望提振鉑金需求;全球燃料電池車及氫能產業的蓬勃發展在長期利好鉑金需求。